为祖国万里海疆打造“火眼金睛”
作者: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日期:2019年02月02日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和科技工作者,在党和国家的支持下,做成了点儿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份殊荣不仅属于我个人,更属于我们的团队,属于这个伟大时代所有爱国奉献的知识分子。”2019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为刘永坦院士颁发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章、证书。这对科学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誉,而刘永坦却用这样一段话表达自己对待荣誉的态度,令人肃然起敬。获奖的背后,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新体制雷达发展史。

刘永坦,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着名雷达与信号处理技术专家,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理论与技术奠基人和引领者。40年来,他心无旁骛,一直致力于新体制雷达事业的发展,技术成果领跑世界,为祖国万里海疆筑起海防长城作出卓越贡献。

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中国决不能落下,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新体制雷达被称为“21世纪的雷达,代表着现代雷达的发展趋势,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领域都有重要作用。传统雷达虽有千里眼之称,但也有不到的地方。世界上不少国家因此致力于研制新体制雷达,使千里眼练就火眼金睛的本领。

上世纪70年代,我国曾经对其进行过突击性的会战攻关,但由于难度太大、国外实行技术封锁等诸多因素,最终未获成果。

1936年出生在南京的刘永坦,从小就对家国情怀有着深刻理解。他刻苦学习,坚信科技兴国,17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

19796月,已是哈工大无线电系副教授的刘永坦到英国进修,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迈出国门的学者之一。在伯明翰大学电子工程系,刘永坦接触到众多雷达技术专家,这让他对雷达有了全新的认识。

根据我们现在发展的趋势和掌握的技术,只要努力,我认为完全能实现。中国也必须要发展新体制雷达,这就是我要做的!”1981年,45岁的刘永坦学成归来。再次回到哈工大,他决定重新出发,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之路。

可以从事更容易获得成功的研究,或者像当时不少技术人员一样下海赚大钱,为什么要执着于看起来希望渺茫的新体制雷达研究?在当时,很多人对刘学坦的选择并不理解。

如果别人做出来了,我们再跟着做,国防安全会受到影响。面对疑问,刘永坦回答,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中国决不能落下,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1982年初春,刘永坦专程赶赴北京,向当时的航天工业部预研部门汇报,详细介绍了当时发达国家新体制雷达发展的动态,并畅谈了自己的设想。预研部门的领导当场表示支持,希望他迅速组织科技攻关力量,早日把新体制雷达研制出来。

得到支持后,刘永坦立即进行了细致的策划和准备。从零起步,开始了填补国内新体制雷达研究空白的攻坚战。

经过8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数千次实验、数万个测试数据的获取,刘永坦主持的航天部预研项目新体制雷达关键技术及方案论证获得丰硕成果。传播激励、海杂波背景目标检测、远距离探测信号及系统模型设计等关键技术理论取得突破,创建了完备的新体制理论体系。

一定要把实验室里的成果变成真正的应用

新体制雷达很难,难点在于抗干扰。

刘永坦要做的新体制雷达,摒弃了直线传播的微波,而是选择一种可以绕着走、可以拐弯的表面波。这种波沿着海平面传播,但也带来了新问题——强烈的杂波干扰。

面对比探测的目标强一百万倍以上的海浪、无线电、电离层等杂波信号,怎样去除干扰,从中找出目标物反射回来的信号,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

这要求我们发射出去的信号必须非常单纯,信号处理技术也要好,能把微弱的反射信号从杂波中提取出来,形成我们需要的速度、距离等参数。刘永坦表示。在荒无人烟的试验现场,他带领团队开始了新一轮的埋头苦干。

1989年,中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建成,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部对海新体制实验雷达。

19904月,雷达站完成了整机调试。

199010月,多个部门联合举行的鉴定会宣布——新体制雷达研究成果居国际领先水平。

1991年,该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一定要把实验室里的成果变成真正的应用。在荣誉和丰硕成果面前,刘永坦没有自我满足,而是选择继续前行。他说,这些成果倘若不能实际应用,无疑就像是一把没有开刃的宝剑,好看却不中用,这对国家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和损失。在得知他的决定之后,团队全体成员都义无反顾全力支持。

新体制雷达项目得到了国家高度重视。它对国家、学校和专业都意义重大,我们压力很大,但必须做好。”1997年,新体制雷达被批准正式立项,哈工大作为总体单位承担研制工作,这在国内高校中还是首次。刘永坦和他的团队深知,这既是党和国家的充分信任,又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更是一份责任和使命。

为尽快把科研成果投入国防应用,刘永坦把队伍拉到离试验场地最近的废弃民房里。现场环境十分恶劣、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他们常常一待就是几个月。

逐项研究,逐个攻破,这十几年我们是在解决强大的电磁干扰中成长的。回忆起从试验场地转战到实际应用场地的岁月,团队成员都唏嘘不已。一个本应该需要专业院所才能做的研究项目,刘永坦和他仅有二十几人的团队完成了代替。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按照国家有关部门提出的继续提高雷达性能的要求,2011年刘永坦团队成功研制出我国具有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探测能力的新体制雷达。

与国际最先进同类雷达相比,刘永坦团队研究的新体制雷达系统规模更小、作用距离更远、精度更高、造价更低,总体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核心技术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标志着我国对海远距离探测技术的一项重大突破。

2015年,刘永坦团队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能为国家的强大作贡献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和使命

两院院士,多次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被国人尊称为挺起中国脊梁的国宝级人物”……这些殊荣的背后,是刘永坦从未止步的努力。他常说:心中有使命,干得有劲儿,觉得光荣。这种劲头,在他留学期间,在他回国搞科研时,在他教学的课堂上,在他与学生探讨学术问题中,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英国进修和工作初期,当刘永坦了解到中国留学生只能做科研辅助工作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决心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外国专家对中国留学生的态度、对中国科研人员的认识。

刘永坦的勤奋、刻苦和才华赢得了合作专家的信赖和赏识,得以参与到重大科研项目民用海态遥感信号处理机的研制工作中,并被授予伯明翰大学名誉研究员称号,这在当时中国留学生中极为少见。

回国承担新体制雷达研制工作后,刘永坦大部分时间都要在现场做试验。作为主帅,刘永坦承担着比别人更加繁重的工作。他和团队在外场做试验的劳动强度远非常人可比。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常常由于赶不上吃饭而用面包充饥,困了就倒在实验室的板凳上凑合一觉。外场试验期间,他们临到春节前一两天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短短几天之后又得返回试验现场。

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劳动,让刘永坦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痛曾让他几个月不能行走。有一次,在攻克关键技术时,他因为长期劳累倒在了现场。康复治疗期间的刘永坦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上不了前线,就运筹于病床之上。

有一年春天,哈尔滨寒流未消,他旧病复发,腰像是断了一样疼,但仍坚守教学岗位,照常默默地忍住剧痛为学生讲课,旁听青年教师试讲……直到有一次从课堂上下来,一位研究生发现他脸色苍白,知道老师病痛又突发了,才不顾他反对,冒雨送回了家。

能为国家的强大作贡献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和使命。国家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我们做,这是我们最大的荣耀。刘永坦总是这样说。面向国家未来远海战略需求,耄耋之年的刘永坦依然活跃在科研一线,继续带领团队规划实施对海远程探测体系化研究,逐步开展分布式、小型化等雷达前瞻技术的自主创新。(杨羽)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